Loading...Droupnir開箱分享王ing...

國際環境評論:酷暑難耐:揭露飲料市場中的不健康因子


從6月28日起,全台氣溫飆高。光是台北一地,已多日突破36℃,根據統計資料顯示,台北氣象站測得6月均溫達29.2℃,是設站117年來最高月均溫;新竹、嘉義也有28.9℃與28.8℃均溫。不光是台灣,中國雲南省6月平均氣溫22.8℃,較常年同期偏高1.1℃,亦創下了1961年以來6月全省平均氣溫的最高紀錄。中國其他地區,像是浙江省多處近日都在36到38℃,台州天臺達到了39.1℃;美國加州死谷的溫度達到54℃,就連美國緯度最高的城市西雅圖,7月1日的氣溫飆高到攝氏32℃,比均溫高了大約9℃。

酷暑與嚴寒,構成了全球氣候變異下的常態。天氣越熱,用電量就越高,台電於6月27日表示,當天中午13時51分,瞬間最高用量達到3,279萬千瓦,刷新今年用電紀錄。同樣地,天氣越冷,對溫帶與寒帶國家來說,就會直接增加天然氣的使用量。人類現代的文明,幾乎可說是從煤炭、石油、天然氣與核子反應爐中燒出來的,前三者燒了兩百多年燒出了當今的氣候變異,後者則是一顆又一顆不穩定的炸彈,留下的廢料又構成十代人難以面對的夢魘。

炎炎夏日,冷飲的銷售量更是火熱,這可從市場新寵、單價可比一便當餐盒的「翡翠檸檬」在市井間的瘋傳可見一斑。國際飲料市場早已看中了炎夏的趨勢,飲料產業雜誌(Beverage Industry)早於2010年即公開在飲料研發人員的前十名名單上,有40%選擇提升美麗的成分,有30%選擇高度蛋白質的飲料(註1)。但根據喜豐尼調查公司(Symphony IRI)的調查,2012年處於銷售上升階段的飲料分別為活力能量飲料、罐裝水以及咖啡,其於2012年的銷售成長量分別為18.7%、4.6%與4.5%(註2)。
能量飲料在這幾年間在全球瘋狂銷售,美國於2010年銷售量高達81億美元,預估到2015年可增加到135億美元(圖一)。能量飲料形成了排擠效應,當中又以咖啡的市場最為明顯。在2010年美國年齡層18到24歲的青年人只有27%會每天至少一杯咖啡,但在45到54歲與55到64歲的年齡層則高達75%與80%(註3)。青年人愛喝有甜味的飲料並非一朝一夕,但能量飲料中所包含的不只是糖、氨基酸,還有大量的咖啡因。舉例來說,如果您在星巴克買一杯16盎司的美式咖啡,當中的咖啡因含量約225毫克,而醫學界普遍認為人一天不要攝取超過400毫克的咖啡因。而在能量飲料中,我們看到有高達242毫克的,以國人可以在超商購買到的Red Bull,每瓶的咖啡因含量為83毫克(圖二)。






青年人常嗑能量飲料的悲劇已經發生了。在6月25日,居住在美國加州、年齡19歲的莫理斯(Alex Morris)在與女友翻雲覆雨之際死於心臟病發。沒錯,國人俗稱的「馬上風」出現在青年人身上。其母控告能量飲料公司「怪獸集團」(Monster Corp.),這是因為莫理斯每天都要喝上兩罐,時間長達兩年。這並非首起案例,14歲少年弗尼爾(Anais Fournier)在2011年往生,其家屬也認為是長期飲用怪獸能量飲料肇禍,因而控告該公司。
明顯易見的是,生活在當今的節奏緊湊的工業化時代,我們週遭充斥著各種消費慾望,但是喝下肚子的往往是不健康的食品。美國青少年愛喝能量飲料,與台灣民眾喜愛流連在冷飲攤位前其實是一樣的道理。過多的糖份與咖啡因攝取將對腎臟與心血管造成沉重的負擔。如果,我們必須透過調高菸品健康捐以及「零檢出」政策來降低民眾食用香菸與酒類製品,現在看來,這些冷飲、碳酸飲料、能量飲料,甚至咖啡與茶在內,都因為咖啡因或是高糖份而提高了民眾的健康風險。依照健康捐的邏輯,政府是否也應該課徵高糖份、高咖啡因的健康捐?還是,我們應該摒棄健康捐的觀念,從最根本的生活與生產方式中探索,我們究竟需要一個什麼樣的社會模式,能夠滿足你我的需求與慾望,同時又能夠使地球能夠生生不息地可持續發展?

 (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文章@台灣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