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Droupnir開箱分享王ing...

國際環境評論:全球氣候變異.自然資源破壞.狂犬病

2013-7-29 22:24 作者:本報訊


狂犬病在台灣無通報病例52年後,現於2013年捲土重來,引發民眾莫大的焦慮與恐慌,深恐稍一不甚被哺乳類動物咬傷,付出喪失生命的代價。
筆者與一般台灣讀者同款,當今年6月電影《末日之戰》(World War Z)指出造成世界毀滅的殭屍病毒最早來自台灣的狂犬病時,一樣感到「太瞎了」,而當前爆發的狂犬病,真的只是電影劇本台詞的巧合嗎?還是這一切,早已有所預示,只是我們不當回事?

由於中國大陸是狂犬病疫區,許多民眾自然而然地與「中國因素」進行了連結──說到底,狂犬病毒再現台灣乃是兩岸正常交流下的中國因素所造成。(註1)
但也不過就在今年5月,一名來自菲律賓的31歲男性勞工在台灣狂犬病發作,為何不說,台灣的狂犬病疫情,與1992年《就業服務法》條文修訂開放外籍勞工來台之後就埋下了爆發的因子?更何況,在亞洲國家當中,狂犬病疫情最為嚴重的區域並不是在中國,而是印度、泰國、越南與印尼等國家,這些國家的民眾來台灣合法工作與居留的時間更早,不是嗎?「中國因素」是一項與「想像共同體」有關的不是致病因素的因素,它有社會心理層次上的動機,但卻未必是現實。



▲北京民眾在街上為他的寵物狗梳毛,圖攝於2008年7月9日。亞洲國家中,狂犬病疫情最嚴重的區域並不是中國大陸,但許多民眾仍把狂犬病與中國連結在一起。(圖文/路透)


其實,早在今年4月初,美國華爾街日報(註2)已刊出一篇名為「狂犬病爆發使城市暴露在危險邊緣」的短文,當中揭露已經未通報狂犬病案例長達15年的美國新墨西哥州的卡爾斯巴德縣(Carlsbad)又出現了狂犬病,而且自2012年12月起到4月已經有高達30起臭鼬感染的案例。而在過去,每年僅有5到10起的通報案例,而且是以州為範圍的統計。新墨西哥執業獸醫師易提斯塔德(Paul Ettestad)表示,狂犬病的爆發已經迫在眉睫。

新墨西哥州並非特例,同樣位居美國南方的南達科達、堪薩斯與德州等州通報的臭鼬狂犬病陽性反應並立都增加了。德州政府健康服務部所屬的獸醫師歐特利(Ernest Oertli)認為,這是因為美國南方州乾旱嚴重,野生動物必須移動找尋水源,因此移動到人類聚居區。如此一來, 人類飼養的貓狗等哺乳類,以及人類自己,都暴露在帶有狂犬病毒臭鼬的威脅之下。

美國南部州的乾旱問題無疑是全球氣候變異下所呈現的的一個地區型案例。其他類似與氣候變異引發的疾病還包括了非洲裂谷熱,只要印度洋水溫上升之後的數週到數月之後,在東非與南撒哈拉沙漠即相當可能爆發的非洲裂谷熱。當中當關聯性在於印度洋水溫升高造成東非暴雨機率的增加,形成蚊子蟲卵的增生與造病毒傳播的條件,這些帶病毒的蚊蟲叮咬哺乳類動物牛羊馬之後,會使家畜與人都得病;另一個知名案例則是藍舌病,世界衛生組織表示,原來發生在亞洲與非洲的藍舌病,隨著全球氣溫的升高,帶有藍舌病毒的庫蠓大量增生,病毒傳播速度更快並蔓延到溫帶的歐洲,1998年到2010年,藍舌病在歐洲爆發超過8萬次,百萬隻動物因這種病而死亡。
台灣是全球氣候變異下的高度敏感區,這不僅僅是海平面升高對海岸線的侵蝕,或是颱風結構更為紮實下土石流發生機率更高的問題。台灣的氣溫百年來增溫1.3℃,是全球平均的兩倍,2006年的新聞報導,由於台灣出現暖冬,野生動物忘了冬眠,且溫度只要升高1℃,蚊子數量就會多10倍。(註3)而全球暖化,出現了30多種新病毒,一些過去已經控制的疾病,也開始蠢蠢欲動。
最近幾年,台灣不僅氣溫升高,地震與土石流造成山林生態體系的變遷,對各海拔森林的生態系統造成何種影響上尚不得而知,但可以確定的是,氣溫上升帶來高社會風險。在提出我們要如何面對問題之前,更需要質疑與批判的是,在生態敏感的情況下:
(1)當前台灣官商對自然資源區域的開發更如火如荼,環保署於7月26日提出的《環評法》修正草案,擬大幅放寬在集水區、國家公園及自來水保護區的開發案,開發腳步進逼自然保護區,破壞自然生態以及增加碳排放量,只為資本積累的慾望;而在開發過程中會從山林當中會竄出哪些致命的病毒,則屬於耐特式不確定性(Knightian uncertainty,編按:指無法預先計算評估的風險)的疑問。
(2)當全球因氣候變異陷於糧食危機的同時,台灣的農地呈現迅速減少與破碎化的雙重現象,其原因就是地目變更引起的龐大利益,當中又可以大埔農地事件為代表。而根據筆者在鄉間的走動經驗,問題不僅在財團圈地,農民也樂於賣地建屋。換言之,農地減少問題是官商民共構的共犯結構;

(3)必須釐清「中國因素」。早在中國遊客與資本來台之前,台灣的生態問題即已百病叢生:販賣毒食品的、違法開發海岸線、豬糞與工業廢棄物污染河川、燒廢電纜產生戴奧辛、天天排放懸浮微粒的,哪一家不是台灣本土企業?為了反中的政治目的將狂犬病與中國因素掛勾極有可能是不當規因,因為不恰當地低估全球氣候變遷下的社會風險,而全球氣候變異是人類兩百餘年來工業活動的結果。
 (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註1:邱偉欣在〈狂犬病政治學〉一文中,大力宣揚「中國因素」是造成台灣這一次狂犬病爆發的源頭,並借力使力抨擊馬英九政府的「傾中」政策。請參見邱偉欣,〈狂犬病政治學〉,極光電子報第361期(2013/07/23)。http://blog.roodo.com/aurorahope/archives/25400074.html

●註2:Nathan Koppel. Outbreak of Rabies Puts City on Edge. Wall Street Journal. 2013/04/05.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0001424052702304072004577325872437788672.html
●註3:台北市立教育大學環境教育與資源研究所助理教授黃基森表示,全球暖化的確使得蚊子也會在冬天出現。溫度只要升高1℃,蚊子數量就會多10倍。參見:〈蚊子解謎 冬不冷蚊不死 後患無窮〉,UDN文教職考。http://mag.udn.com/mag/edu/storypage.jsp?f_ART_ID=122974#ixzz2aBe5tImB

文章@台灣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