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Droupnir開箱分享王ing...

相愛卻孤獨




文/ 蔚藍

有一晚,他在看電視,我坐在電腦前寫字。一邊寫字一邊喝酒,喝完一瓶葡萄酒後,我走過去關掉電視對他說:“我們聊一會兒吧。”他蹙著眉頭問我:“聊什麼?”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裡忽然感覺到一陣涼意。如若換作從前,不待我飲盡那瓶酒,他便會過來奪下我手中的酒杯,亦或者坐於我的對面與我共同舉杯。
從他面前起身,我重新回到電腦前寫字,他再度打開電視機。那一刻,狹小的室內空間剎那化為了兩個世界。

我們剛在一起時,感情最好的日子,如膠似漆,是朋友眼中恩愛的璧人。大約兩年後,我們的矛盾才漸漸生出來,終於有了些口角,但大多不傷筋骨。多數的人在將就度日,甚至是將就地面對感情,因為習慣,不願意打破表面上的寧靜。而我與他,都不是將就的人,這樣拖不到三年,一段感情便劃上了句點。

不記得過了多久,一天,約了朋友一同喝酒。
酒過三旬,她問:“算來你們分手有不短一段時日了,有過聯絡嗎?”
我誠實作答:“沒有。”
她 ​​嘆息,然後問:“其實為什麼要分手呢?他很愛你,你也曾那般深愛他。”

是啊,為什麼要分手呢?

彼時遇見,望著他的臉,靈魂都會起海嘯。是那般深愛,即便後來明知是深淵,也縱身躍下,不曾有半分悔意。

哭泣時,他低下頭覆蓋上來的溫暖的唇;入睡時,他側過身環上身體的雙臂;下班後,他駕車過來靠在車身上等待的微笑……

要說兩人最終不得不各自受傷離場,必定是有著日積月累的矛盾,只是在最後一年逐漸浮出水面,才會開始有爭吵,爭吵後又有埋怨,埋怨的背後是相互的不理解。
可是在分開後,那些爭吵和埋怨的細節卻都想不起來了。能想起來的,都是兩個人最恩愛的時候,他飽含笑意的雙眼凝視著我問:“聊什麼呢?”

現在想來,即便是那一晚是他走過來問我,可能我也會蹙著眉說一句:“聊什麼呢?”

彼時相愛,是義無反顧地撲向對方,是無時無刻地相互扶持,是不管哭泣微笑都溫柔地相待,是理解,是縱容,是溫暖,是安全感,是美好的一切一切……

然而偏偏在夜裡,沒有了塵世間的人事打擾,亦無心中的一絲困擾時,我們卻突然無話可說。或許,當我們尚未在一起的時候,還可以走走那些你問我答的調情套路,又或許是聽他變著花樣說永不重複的情話。
真正生活在一起之後,越是了解對方,卻越是沒有了交流的空間與機會,彷彿連交流的必要都失去了。於是,在那樣的一個晚上,出現了我那樣的一句問話,以及他那樣的一句回答。

此後,他當然不會記得,我亦不會提起,但心態卻有了些微妙的變化。

原來,恩愛不過是恩愛的樣子,越是愛,越是孤獨,至少對於女人來說是這樣。越是愛,越是渴望對方能夠理解,越是渴望能夠融入對方骨血,可現實總是與心願相互背離的。

不知是這個世界變化太快,還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中的我們變得太快。男人的思想越來越深邃,而女人越來越敏感,恩愛的背後,即便在當下再相愛的人,也漸漸地無話可說。即便是愛的那一人就在身邊,可是你想說的話卻無從說起,伸手碰不到心的距離,使那種與生俱來的孤獨感愈髮變得強烈。
從開始的柔情蜜意,到最後入睡時的背對背,不能夠接受為什麼自己哭泣的時候沒有了懷抱與安慰。想必他心裡亦不能夠接受為什麼當初笑容燦爛的女子如今變得喜怒無常。
只是,再洶湧的哭泣遲早會被微笑著含淚取代。無論哪種感情,都有生老病死,無論什麼人,都會驀然蛻變,緣起緣滅是自然規律,這樣想的時候,竟然不難過了,告訴自己問心無愧即可。後來,聽到旁人提起他,心裡竟再沒有一絲絲幽怨,也沒有故作成熟的感嘆,只是懷念,不是懷念那一人,是懷念那樣有著愚蠢信任和傻氣感情的自己,那其實是美好的,如今再也不能有。

這個世間,錯誤的事情其實在一開始就徵兆明顯,只是在當事人心甘情願的狀態下被刻意忽略,我們總是自以為是,自以為刻意將其糾正或者調試正確,殊不知接下來的整個過程我們都在驗證它的錯誤性,以為愛刻意將孤獨覆滅,即便不可得,也無數次地幻想,抵在他的胸前,哭、鬧、不達目的不罷休。

漸漸就懂得,就算是那般做,也是沒有用的。愛而不得,與孤獨,這並不會相悖逆行。相反,它們總是一明一暗相互隨行。對於女人來說,越是愛,越是孤獨;對於男人來說,也許越是愛,越是累。最終各自在相互的愛痕裡,相互證明,彼此的孤獨性。或者說,我們的思想一直都是孤獨的,並且不易被任何人所理解。
而愛,剛好在此時成全了孤獨,相愛便成了一件孤獨的事。

這個世間我們所在乎的一切其實就像經過希臘悲劇的洗禮,無論是否相愛,孤獨與否,主觀上的希望是一回事,但客觀上會如何則是另一回事。想想還是小兒女糊里糊塗的才能成就長久。至於那些刻骨銘心,都是在我們孤獨的時候,一個人臆想出來的東西。





此文章與圖片轉載於http://www.vikilife.com/若是有任何處理不適 還請您務必告知 我們將立即處理~暫予海涵 萬分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