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Droupnir開箱分享王ing...

國際環境評論:能源外交——能源匱乏時代下的大國政治


■倪世傑


當媒體關注於「蕭習會」以及台灣陸委會主委王郁琦與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在印尼峇里島舉辦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以官銜互稱的兩岸政治互動之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就已經在印尼走過一遭了。習近平於10月3日在印尼國會發表演說中表示:「中國和印尼關係已經提升為全面戰略伙伴關係,兩國將在經貿、金融、能源、航天以及航海等方面進行更為廣泛和深入的合作。」(註1)這包括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支援東協國家間交通互聯互通,以及利用中國與東協海上合作基金,共同建立海上絲綢之路;中國還向東協國家提供上萬個政府獎學金名額(註2)。在美國歐巴馬政府表示「重回東亞」的政策指導下,中美兩國在東南亞的較勁顯然成為太平洋爭霸的前奏曲,處在這塊地域的國家,誰也輕忽不得。


(上圖)對東亞國家來說,石油運輸幾乎仰賴印尼所控制的水路航運線,圖為近日於印尼努沙杜阿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會議上,兩位與會人士正在談話的剪影,圖攝於2013年10月6日。(圖文/路透)

對東亞國家,印尼幾乎控制了從中東到東亞的水路航運線。這意味著石油運輸線幾乎依賴於這條「海上絲綢之路」,東亞國家經濟發展的引擎除了美歐市場以外,現階段缺乏化石能源供應簡直是動彈不得。根據國際能源組織(IEA)的預測,到2035年,中國使用能源量將超過美國68%,而波斯灣區域生產出的原油100桶中有75桶是運往東亞(註3)。更不消說,現在在非洲的墨三比克、坦尚尼亞區域都發現了新的天然氣蘊藏,一旦這些液化天然氣開始輸往東亞,更增添了麻六甲海峽的份量,這也是北京為何高度重視與印尼這一個在歷史嚴重排華與反共的國家,以戰略伙伴關係視之。
美國推動能源外交更是不遺餘力。2012年,時任美國國務卿的希拉蕊就曾經表示「能源」在美國外交事務的每一部分都擁有一席之地,能源涉及國家安全與全球穩定,同時也與民主和人權問題相關。確實,透過高舉民主與人權的大旗,華盛頓的勢力往往能夠透過軍事力量或是「顏色革命」長驅直入。此外,著眼於非常規油氣在能源供應上的比重逐日增加,美國國務院於2010年開始展開「非常規天然氣技術參與計畫」(Unconventional Gas Technical Engagement Program),美國能源資訊管理局(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估計,在2030年,頁岩氣將占全球天然氣供應量的14%,因此,美國政府推動這個計畫就是為了以國家互助之名,幫助國際能源產業在全球開發頁岩氣。在亞洲,美國於2012年啟動美國-亞太全面能源夥伴關係(U.S.-Asia-Pacific Comprehensive Energy Partnership),美國先後與汶萊與印尼在再生能源、天然氣開發等議題上展開合作,最後重點還是在讓美國的能源企業進入該領域,以維護美國的能源安全。

除維繫與東協的良好關係以外,北京也積極地與中亞國家展開更密切的能源合作。今年9月習近平訪問了包括土庫曼、烏茲別克、哈薩克以及吉爾吉斯等4個能源豐富的中亞國家。這就像是分散投資風險一般,只要中東情勢出現動盪,比如說,美國發動突襲伊朗的行動(註4),或是印度到麻六甲海域發生意想不到的事件,畢竟巴基斯坦與印度仍在兩國國界問題上不時出現零星武裝攻擊,當類似的狀況發生時,中國即可透過中亞的油氣管線取得能源,維持國內生產活動。另一方面,俄羅斯對中國的油管即將建成並將於2014年中對中國輸出原油,因為中國對外能源依賴程度高,因此,他的外交戰略,尤其是對俄羅斯、中亞與近東國家以及東南亞國家,只能交好,不能翻臉,此即所謂「和平發展」的基調,實乃脆弱性使然。
(政治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註1:〈習近平在印尼國會闡述和平發展理念〉,BBC中文網,2013/10/03。http://goo.gl/ERto1o

註2:〈習近平訪印尼 向東協大送利多〉,聯合新聞網,2013/10/04。http://goo.gl/sZtYdd
註3:Robert D. Hormets, 2013. “Why Global Energy Diplomacy Matters.”http://goo.gl/q4BNB6
註4:雖說美國總統歐巴馬在9月28日主動致電給在紐約聯合國大會開會的伊朗總統魯哈尼,雙方都表示要加速處理有關伊朗核武計畫的談判時程,但美國政府終究未放棄對伊朗進行軍事制裁,因此,波斯灣的局勢的前景仍舊不明朗。



文章@台灣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