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Droupnir開箱分享王ing...

stephaniered---給34歲的你


不久我就要25歲了,感覺很討厭。
所以,我找到了你,想問問你,三十歲的感覺,是不是更可怕呢?

二十五歲好像是步入了某種中年,對的,二十歲時代的中年期。再也不能嚷嚷著,二十歲出頭,一無所有,天不怕地不怕。

你知道我是個怎樣的人,多麼的沒有時間觀念,要靠著每次打開冰箱,喝一口牛奶,沒有酸,然後看看瓶蓋上面的日期,嗯,大概知道今天幾月幾號了。

還有,保質期三年的隱形眼鏡,當初在買的時候,看見過期的年月,滿不在乎地笑笑,心想的是,真到了那個時候過期,若還沒用,無所謂啊,好歹活到了那時候,早已經畢業了,早已經​​不再煎熬在課業了,早已經​​賺大錢,早已經… … 最近偶然在抽屜角落髮現一盒,一年半前就該過期了。當年對如今那麼無條件的自信,卻蕩然無存了,雖然畢業,雖然賺錢,但還有新的糾結,還有新的煎熬。

離開學校後,我發現日子越過,竟然越有股一馬平川的感覺。不再像是當年的每一年,總是站在十字路口,表白,初戀,打架,复讀,交換,實習,義工,考證,考研,出國,投簡歷… … 一個小拐彎,就可以人生大不同;哪怕不做決定,被時間推著走,每一年,總是那麼不同,初二,高三,大一,大四… …

二十四歲,眼前的路,它的確從獨木橋,變得越來越寬,越來越平坦,我只要往前走就可以。

可是,我並不喜歡這種感覺。是不是這麼多年來,我對這感覺期待太久,以至於終於得到時,悵然失落。我很懷念過去的每一年,對未來總有無邊無際的幻想,我知道未來的我,是完全由我塑造的。討厭自己的時候,故意做一些錯的決定,好讓未來的自己跌跟頭。

還好,大部分時間我還挺喜歡自己的。所以,收到這封信的你,不要太緊張。

我想問你,34歲的你,喜歡現在的自己嗎?我不敢想像那時候你長什麼模樣,重新讀這封信,在哪座城市,穿著什麼衣服,腳上踩著多高的高跟鞋,有沒有人終於把你娶回家,或者像你爸媽老說的,有沒有人終於肯委屈地接納了你這個禍害,有沒有小孩跑過來喊你媽媽,還是此刻的你即將進入產房,進行一場生死較量。

24歲的我,不想生小孩。我很怕痛。每次來生理期就疼得死去活來,生一個小孩,開膛破肚,屎尿流一地。然後,好不容易賺錢,不給自己買漂亮衣服,省下來,都給別人買尿布買奶粉,接著找托兒所幼兒園小學。現在的我,真的做不到那麼慷慨。我也做不到把時間花在菜場和廚房裡,我喜歡的,是捧著辣翅桶看美劇。

24歲的我,不想結婚。前些天,去參加別人婚禮,大家都開開心心,可是我卻哭得稀里嘩啦。看到新娘爸爸把新娘的手,交給了新郎,那一幕讓我難過得要死掉,去他的婚禮,去他的結婚,我不要離開爸爸媽媽。身邊一個個同齡的人開始結婚了,樓下的高中隔壁班女生,嫁走的那天,新郎和一群伴郎喊著,老婆,我來接你了。我不喜歡,我不想這樣離開我的家。我知道爸爸媽媽會很難過。如果遇到了生命中的那個對的人,結婚有什麼意義呢?一張紙而已。遇到不對的人,那又何必結婚呢?

24歲的我,不想有存款。我不喜歡工作,哪怕是做著喜歡的事,我還沒有找到人生大部分時間浪費在辦公室的意義。我可以用三個小時做完一整天的任務,然後,為什麼不能走。我站起身,看著周圍的同事,大家都在假裝工作而已。看著窗外的陽光,一天天這樣升起落下,卻和總在空調房格子間裡的我無關。我終於知道“讀書時候有時間沒錢,工作了有錢沒時間”的無奈,存那麼多錢,沒時間用,到最後,以買化妝品保養品的形式,用錢買青春買健康,那麼現在,有健康有青春的我,寧可沒有存款。我問身邊的人,怎麼破?他們搖搖頭,說,還不是為了錢。現在的我,賺了一年的工資後,辭職,去盡情做喜歡的事。34歲的你,再回頭看現在的我,會討厭我嗎?你討厭我也無所謂,反正,我沒有能力做我不想做的事情。反正,不管你再怎麼討厭,這些都是我真實的想法,我不想對自己撒謊。

24歲的我,不想面對任何人的死亡。外公在這一年去世了,我還記得,自從出生到上小學之前,和外公外婆在弄堂的時光。外公給媽媽最後的東西,是一張小抄,上面寫著我的三本書的名字,他拿著,有人來探望,就給別人看,開心地說是孫女寫的書,媽媽把這張紙小心地收著。我以前大逆不道,朋友家人去世,我的安慰是,人都有一死,死了,很快就會忘,你就會去想等一會要吃味千拉麵是吉野家牛肉飯。可是,經歷了外公的去世,走過每條與他有關的街,我都會止不住想起他,那些記憶裡的細枝末節都在刺痛。一個活生生的人,怎麼就這樣消失了?失去了他,反而越加想念。偶然間,聽到一個陌生同齡人的死,也會觸動我。我可不可以拜託34歲,更堅強的你,把所有會發生的死亡拖延,到那時,由你來承擔這些呢?

24歲的我,不想被別人當做大人。我不喜歡“事業有成,家庭美滿”這八個字,哪怕它的確是好事,是每個人奮鬥的目標,但是我不要它變成我的標籤。34歲的你,告訴你一個小秘密可以嗎?其實,每次遇到大困難,我都那麼冷靜,因為心底里在雀喜。每次遇到很難的事,或者討厭我的人,我都覺得他們能夠讓我以後說很多很多的故事,就好像小時候聽連環畫里水滸傳一樣,我也可以當一條好漢。一個故事,就要有壞角色,都是好人,都來幫你,就沒勁了。在我眼裡,成為了大人,就意味著生活越來越順,大家越來越服帖。切!我才不要。所以,現在每當我開口說話,對方都安靜地傾聽,還來請求人生指點,常讓我想要跳起來,告訴他真相,其實,我。比。你。還。小。孩。子。啊。!

24歲的我,不想嘗試新的東西。以前我想做這個做那個,現在,我越來越堅定,我只想寫東西,管它有沒有錢,管他有沒有出路。雖然這根本不是什麼工作,在這樣的一個國家裡,也不算個職業,沒有社會保障,有上頓沒下頓,我還是堅定了,除了寫作,不去做其他事情了。今天終於認證了個金燦燦的V,寫上了“青年作家”。34歲的你,可以不要嘲笑現在的我,這樣虛榮地需要認可嗎?這四年在網上,從零開始,折騰地寫文章,我累了,我把舞台搭了起來,現在的我,應該可以不需要那麼急,那麼缺乏安全感。我向你保證,從我,直到你,這十年,我會一直寫。當然,你很清楚,還有個根本的原因,因為我很窩囊,除了寫東西,我也找不到其他東西我能夠做得好的了。請你永遠記得,拿到自己出版的第一本書,捧在手上時,這一股熱血沸騰。

24歲的我,不想知道34歲的你過得怎麼樣。24歲的我,已經過上了我最想要的生活。這一年,幾乎跑遍了大半個中國,每天的工作,是不斷和新的陌生人生活在一起。此刻,我坐在家裡,小房間,打著這些字,在星期五的夜晚,今天的上海,走在馬路上一點微涼,聽說接下去會降溫了。我還沒有決定下個月要去哪裡做採訪,可能北京,可能哈爾濱,可能海南,可能廈門,可能南京,可能杭州。此刻,我喜歡著一個人,他也喜歡著我。此刻,媽媽去陪伴如今一個人住的外婆了,爸爸剛剛飯後散步到家,看著電視。

哦,對了,34歲的你,還會記得今年第一次上電視嗎?那天,他們來家裡拍攝,對著鏡頭,媽媽很老實,交代了年初你要辭職時候,她恨你恨得斷絕母女關係。呼!幸好沒播,簡直反面教材。爸爸第一回上電視,心裡掩飾不住的激動,他的人生道理終於能不再只有一個觀眾了,雖然最後也還是沒播。外婆在家裡吃晚飯,看到電視裡的直播,問,這個閨女長得和我們家嘉倩好像。媽媽賊笑,是啊,是有點像!

還有還有,

24歲的我,被小孩叫姐姐,反而覺得不習慣了。

24歲的我,經濟獨立,餓不死自己,當年捨不​​得買的東西,現在不稀罕了,當然就算稀罕還依舊是買不起。

24歲的我,固執地覺得,買書何必要簽名,又不是盜用信用卡,書很神聖,別人索要簽名的時候,要么不答應,答應了就親筆寫一段話,畢恭畢敬寫上書擁有者名字。

24歲的我,愛穿連衣裙,愛著用三腳架自拍。我很喜歡現在的我自己,長髮留得剛剛好,經過大學的牙套時代,現在笑起來剛剛好,四肢健全,沒有皺紋,雖然不算美女,但我喜歡每一刻的自己的模樣。

24歲的我,有大象收藏癖,每次看到大象公仔,大象的包,大象的明信片,兩眼就放光。大象強大,卻是那麼溫柔的食草動物,從小到大,它是我的榜樣,是我最喜歡的動物,是我想要成為的人的類型。34歲的你,一定要實現親手摸一摸大象的願望呀。

24歲的我,喜歡沒心沒肺地過日子,懶得假裝,我是怎樣的,在任何人面前就表現得怎樣。如果別人不喜歡真實的我,那就不喜歡唄,我也不喜歡那個不喜歡我的人啊。

24歲的我,不喜歡化濃妝,不喜歡美瞳不喜歡假睫毛不喜歡口紅不喜歡腮紅,一方面是買不起,另一方面,是因為我總覺得,全力以赴化妝,還是看起來那麼難看,總讓人洩氣,乾脆我長什麼樣,就什麼樣面對這個世界。

34歲的你,會改變多少呢?
34歲的你,你過得好不好?

那個生命中對的人,他對你好不好?他會在每個夜晚和你十指相扣睡著嗎?他會在你們不相見的夜晚,臨睡前給你寫郵件,給你打電話說晚安嗎?他能和你一直無話不談嗎?遇到了困難,就算天塌下來,他還是和你有商有量,就算注定要輸,你們還是一起去面對,耐著心去解決嗎?你那麼缺乏安全感,他是不是那個,讓你每天安心入睡的人呢?

你對媽媽可以有更多的耐心嗎?現在的你,找不到東西,脾氣壞了,她也急躁,你們沒兩句話,你就對她說狠話,害她一晚上不吃飯,你說出來,就後悔了,可還是忍不住要說。34歲的你,可不可以再也不要這樣?十年的時間,一點點一點點,能改掉的吧?

小朋友問你,可以不去讀書嗎,讀書好無聊,你會老實回答嗎?小朋友問你,媽媽,我是哪裡來的,你也會說是從街角那個垃圾桶撿來的嗎?小朋友對你說第一句髒話,你捨不捨得揮手過去打他?小朋友第一次喜歡別人,結果失戀,回家大哭,你要不要手足無措地陪她一起放聲大哭呢?

34歲的你,可不可以告訴我,現在的我,做的這一切值得嗎?當大家都覺得辭職很可惜,都不能理解我這一年,還有接下去幾年,都會在做著這個採訪,沒有收入,沒有任何組織挂靠,就扛著照相機,三腳架,一箱子連衣裙,四處和陌生人生活,拍片。也許最後,我沒有那個能力交出一份還算過得去的成果來。我真的,在走一條對的路嗎?當別人都以為我信誓旦旦,其實,我內心恐慌得很啊,我很害怕下一站會遇到壞人,我很害怕每次的冷場,我很害怕遇到對我猜疑的人,我很害怕每次站到幾百人面前演講,我很害怕搞砸一切。

34歲的你,當你再次出發,十年後,找到現在採訪的每個人,陪他們看給他們錄的視頻,看他們那時候的生活,是不是,時間讓這個“見網友”的膚淺事情,有了些意義呢?

34歲的你,別擔心,我會好好照顧自己,交給你一個越來越喜歡的自己的。

別人都說,不要忘記一開始出發的自己。我從現在出發,一直到十年後的你,現在的我,我把這個我,打包寄送給你。如果你拆封,感覺陌生,我不怪你。我知道,我無條件,完全信任你。請你不要害怕,不管34歲的你什麼樣子,我都想給你一個擁抱。

好好活著,如果可以,在寫作上,真的闖出些名堂來。做不到,別怕,44歲,或者,像你崇拜的54歲的陳文茜,54歲,也不遲。實在做不到,沒關係,活著,四肢健全其實已經挺幸運的了,曬曬太陽,做一個可愛的老太太吧。





此文章與圖片轉載於http://www.vikilife.com/若是有任何處理不適 還請您務必告知 我們將立即處理~暫予海涵 萬分感謝